原油月评:油价触及三个半月高点,但警惕四大

     期货     发布时间:2019-08-14 01:26

整个2月油价总体呈上行的走势。因适逢春节假期,2月上旬油价走势稍显震荡,随着中美贸易取得进展,市场的原油买需显著增强,同时伴随着委内瑞拉受到美国制裁的影响,美原油刷新三个半月新高至57.81美元。

尽管因二月末特朗普再次发声要求OPEC降低油价,原油短线出现回落,不过随着API和EIA原油库存数据均好于预期,美原油收复大部分跌幅,暗示市场对于特朗普的言论已经明显消化。

一条主线:贸易局势和OPEC减产下的市场供需状况

2月影响油价的最主要的因素依然是贸易局势和OPEC减产下的市场供需状况

需求方面,自2月中旬以来,中美贸易捷报频频,市场对于贸易局势的乐观情绪,令油价持续走高,因中美贸易取得进展缓解了市场对于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情绪,同时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国,贸易局势改善有助于原油需求回升。基于此油价呈现出持续上升的走势。

供给方面,OPEC减产和美原油产量的角力持续发酵,但总体而言,因沙特减产的决心远超市场的预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油价走高。

在12月初达成减产协议后,油价并没有出现回升反而出现了加速下行的走势,因为沙特在11月的原油产量创出历史新高,令市场担忧OPEC的减产协议恐难以落实。

不过随着沙特在12月将石油产量削减40万桶/日至1070万桶/日,且1月再次减产35万桶/日,油价出现了快速拉升,因按照减产协议的要求,OPEC成员国需累计减产80万桶/日,这意味着仅沙特一国就基本实现了OPEC的减产目标。

而近期沙特表示将在3月份削减50万桶/日,超过OPEC协议削减的份额,并将进一步削减出口至700万桶/日以下。考虑到美国对于委内瑞拉和伊朗的制裁,同时尼日利亚以及利比亚存在间接性的产量中断,进一步强化了市场对于OPEC减产的预期,这是推高油价走高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一条支线:美国制裁委内瑞拉致重质原油紧缺,短期或推动油价进一步走高

委内瑞拉短时间也是油市的焦点。随着近期美国对额外四名委内瑞拉州长实施了制裁,暗示了两国关系的进一步恶化。

截至 2月末重质原油和轻质原油的价差已经收窄至了不足4美元,而在2月初,两种品级原油的价差达到了9.8美元/桶,这意味着随着委内瑞拉产量和出口的进一步下降可能会进一步推高重质原油的价格。

事实上据国际能源机构(IEA)的数据,截至2月中旬,美国能源公司购买委内瑞拉原油的数量每周增长5倍,几乎达到制裁前的水平。在截至2月15日的一周内,美国从委内瑞拉进口的石油量为55.8万桶/日,而前一周为11.7万桶/日。

这是因为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炼油产商对于委内瑞拉的重质原油需求旺盛,短时间难以找到可靠的供给来源,迫使美国重新回归对于委内瑞拉原油进口。

除了委内瑞拉外,世界上另外两大重质油生产国分别是伊朗和加拿大,但是加拿大因输油管道限制运力有限,而伊朗则是另一个遭受美国制裁的国家,这使得美国重质原油进口来源显得捉襟见肘。

考虑到2020年国际海事组织将对船舶的燃料实施限硫措施,在2019年晚些时候对于重质原油的需求可能会出现一个短暂的上升,这可能会加剧供应的紧张局势,因此短时间可能会进一步推动轻、重质原油的价差收窄。

短时间而言美国和委内瑞拉的对峙局面尚没有缓解的迹象,这可能会导致美国原油进口成本进一步上升,并最终反映位油价的上涨。

一个突发情况:特朗普2月末推特发文要求OPEC降低油价

2月末特朗普发推特称,“油价太高了。OPEC,请放轻松,世界很脆弱!无法承受油价上涨。”受此影响,美原油短线出现一波急跌,当日下挫超过3.5%,录得年内最大单日百分比跌幅。

不过仅仅两个交易日,美原油就收复了大部分跌幅,因市场对于特朗普炮轰OPEC已经习以为常,更多的关注原油数据和供需情况的变化。

市场人士表示,在2018年只要全球原油价格持续上涨一段时间,特朗普就会开始炮轰欧佩克操纵原油价格。这直接导致全球原油价格在2018年底暴跌40%,并直接促成了OPEC在12月达成了减产协定。

Ritterbusch and Associates总裁Jim Ritterbusch甚至认为,特朗普推文可能适得其反,反而会促使OPEC更加努力减产。这是因为面对美国原油出口的扩大,进一步挤压OPEC的市场份额,令该组织的前景遭遇挑战,因此以沙特为首的OPEC国家可能被迫无视特朗普的威胁以实现自己的产量计划。

一个意外:沙特最大海上油田意外中断生产(是近期推重质原油价格的另一个因素)

有消息称,石油出口大国沙特预计将上调4月供应给亚洲的大部分品级原油的售价,以追随中东指标迪拜原油过去一个月的涨势。

同时四位受访人士中有三位表示,中质和重质原油的售价涨幅可能较轻质原油更大。

这些人士表示,除了OPEC减产及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令供应收紧,此前全球最大油田Safaniya生产中断,也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重质原油的价格,该油田生产重质沙特原油。

2月15日消息称,沙特阿美旗下最大海上油田Safaniya已在供电事故后暂停生产,停产时间可能持续至3月,影响产能约120至150万桶/日,受此影响,油价短线也出现了快速拉升。不过26日该油田已经恢复运营。

四个潜在利空因素

在贸易局势改观和OPEC大力减产的背景下,市场的利空因素短时间有所消化。但是从长期看,这些因素仍将制掣油价涨势。

目前影响油价的利空因素主要是美原油产量和出口的持续增长、俄罗斯减产不力、亚洲炼油厂商进口有下降的可能以及美国可能实施Nopec法案。

美原油产量和出口持续增长

近期美国EIA公布的数据显示,美油产量再度增加,达到创纪录的1200万桶/日。这意味着自2018年初以来,美国原油产量已飙升近250万桶/日,自2013年以来高达500万桶/日。

除了产量增加,美原油的出口量也在持续增加。

对此纽约Again Capital的合伙人John Kilduff表示,“美国产量的持续增长是市场价格的利空动态,特别是随着海外销量的增加直接挑战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

随着2020年国际海事组织将对船舶的燃料实施限硫措施,美国的轻质原油将成为市场的主流,这将进一步挤压OPEC+的市场空间,削弱沙特等国对于市场的影响力。

俄罗斯减产不力

相比于沙特不断减产的努力,俄罗斯消极减产的态度招致了沙特的不满,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今年1月甚至直言,莫斯科方面的行动“比我希望的要慢”。据悉,从10月到2月初,俄罗斯每天仅减产4.7万桶。

此外俄罗斯对于长期减产承诺的态度也有所动摇。作为联盟中最大的非OPEC产油国,俄罗斯将全面实施减产的时间表推迟了一个月。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俄罗斯的减产目标要到5月份才能实现,并强调俄罗斯正在尽最大努力,尽快达到减产目标水平。

不过沙特对于俄罗斯减产不力的不满只能点到为止,因为短时间而言沙特仍需要维持和俄罗斯的合作关系。因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若俄罗斯退出减产协议可能会进一步扩大产量,进而削弱OPEC减产的努力,这将对油价构成利空。

重质油短缺长期来看对于油市是一大利空

尽管上文提到,因委内瑞拉出口受阻,导致轻质、重质原油价差收窄,短时间将推高油价。

这是因为美国的炼油厂商主要进口重质原油。与此同时,随着亚洲逐渐成为世界主要的炼油厂商集中地,亚洲炼油产商也纷纷修建了以重质原油为原料的炼油厂,因重质油较低的价格有利于节约成本。

但随着重质原油价格的攀升,亚洲炼油厂商的利润开始受到挤压,而较高的油价也将对成品油销售造成不利的影响,因此亚洲炼油厂被迫削减进口以节约成本,这可能会进一步降低对于原油的需求。

美国Nopec法案

在2月初,油价一度出现回落,这是因为有消息称美国众议院一委员会批准一项将能够对OPEC开启反垄断诉讼的议案。

该项立法将改变美国反垄断法,推翻长久以来保护OPEC成员免于美国诉讼的主权豁免。美国司法部长将能够以共谋为由,控告该产油国组织或其任何成员国。

尤其是在卡舒吉案件导致沙特和西方关系日趋紧张的情况下,如果美国对OPEC诉诸反垄断措施,这可能迫使OPEC被迫中断减产行为,可能会使得油市回吐此前因沙特减产所带来的涨幅。

最重要的是随着美国原油不断挤压OPEC的市场空间,美国的制裁可能会导致OPEC直接解体,加剧油市前景的不确定性,导致油价大回落。

展望:伊朗原油出口制裁豁免或延期?

随着5月到来,美国是否会延长制裁豁免也将是未知数。

消息人士称,1月伊朗的原油出口量高于市场的预期,尽管目前2月尚未结束,但已有的数据显示,2月的出口量可能会在1月基础上进一步上升,因为伊朗的原油买家在制裁豁免到期前继续扩大原油进口。

根据Refinitiv Eikon和跟踪伊朗石油流量的公司消息来源的油轮跟踪数据,伊朗当前2月份的出口量平均为125万桶/日,而1月份的出口量为110万桶/日至130万桶/日,高于此前12月份所预期的低于100万桶/日。

不过市场人士指出伊朗原油出口出现上升的迹象似乎是暂时的,因为随着5月初制裁豁免到期靠近,伊朗原油买家可能会短时间扩大原油进口,以防止豁免到期后无法进口,这也是近期部分支撑油价的原因。

但是如果5月美国决定延长制裁豁免,这将导致市场需求短时间出现快速回落,因炼油厂商需消化此前大量进口的原油,这将对油价构成卖压。

事实上,美国国务院负责能源政策的助理国务卿范农近日在东京会见日本共同社等媒体时表示,目前还无法预测到豁免期满的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会就豁免做出何种决定。他表示:“美方也知道各国需要石油供给”,认为美国有责任缓解对石油供给的不安情绪。因此尚不能确定在五月是否有延长制裁豁免的可能。


标签: 高点 利空 犹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