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石油美元循环出现2.5万亿美元缺口

     期货     发布时间:2020-02-11 22:18

法国巴黎银行的摩尔-豪上周所描述的人民币汇率现状,“虽然每日固定汇率被用来去固定即期汇率,中国人民银行现在看起来是在用即期汇率去决定每日固定汇率,这样一来,如果市场真有决定汇率作用的话,市场决定汇率的这种作用短期内也被削弱了。”当然市场作用的削弱意味着中国人民银行作用的提升,这反过来又意味着中国外汇储备的清算,或者更简单的说来,中国对美国国债的大规模抛售。

Zerohedge分析称,数百亿美元美国债券的清算本周上了美国新闻的头条,这个世界突然意识到,当各个国家开始削减他们外汇储备的时候这意味着什么。

中国在10个月前就开始了其划时代的转变,要想真正理解事情的真相,我们就必须在中国划时代转变的背景下来看待中国对美国国债的清算。去年,沙特决定使用原油价格来让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商破产,并同时能获得一些“附加的外交利益”,这为产油国家带来了新的纪元。随着石油价格的下跌,突然之间,石油美元的流动开始干涸。多年以来,就是这些美元在一个牵涉了每个人的良性循环中回流进了美元资产。这个系统的死亡意味着,在沙特等国被下跌的石油价格逼迫着去使用他们的外汇储备来支撑本国金融时,几十年来出口石油美元资产的流动第一次出现了负向。当然石油价格的持续下跌并不会对破解大宗商品难题起到作用,而随着商品货币的下跌,人民币盯住美元的汇率政策意味着中国出口驱动的经济会变得越来越不具备竞争力。这是中国会进行人民币贬值和随后外汇市场干预的线索。

简言之,中国的外汇管理意味着北京也加入了全球美元资产清算的行列。而由于石油美元系统的解除,美元资产的清算加速了。要理解美元资产清算的影响,可以看下美银美林在1月份所说的:

在石油繁荣的年代,石油出口国使用出口石油的收益来为他们进口货物和服务提供资金,并把石油收益中的一部分盈余存储进了外汇资产。‘石油美元’的回流帮助促进了全球需求,增加了全球流动性和推高了资产价格。现在石油价格出现了崩溃,石油出口国的对外和财政收支平衡受到了损害,随之而来的石油出口国的低进口和外汇储备送返值得我们关注。

亚洲-美元的回流可能会部分替代石油美元的回流。亚洲主权财富基金占到了总主权财富基金的39%,并且还有可能会快速增长。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还有香港,新加坡和韩国的主权财富基金都排名全球前15。

是的,亚洲-美元的回流可能会部分替代石油美元的回流。除非一个大的亚洲国家突然之间被迫去大规模的出售美元资产。在这种情况下,亚洲-美元回流非但不会替代石油美元回流,而且”东方清算“还会为石油美元回流添柴加火-大量的添柴加火。这正是即将在我们面前展开的。

对上述美银评注的仔细阅读会让我们知道,如果只是紧紧的盯着官方的外汇储备量,那么石油美元效应的潜在规模可能会被低估。迅速检查一下卖方的活动,我们就会认识到瑞士信贷集团“新兴市场储备长期下行趋势”的评注。瑞士信贷集团认为,如果只关注官方的储备,那么新兴市场的外汇储备下行趋势可能会很轻易的就被低估了。

进一步来讲,外汇储备的解除规模被大大的低估了,原因如下:

截至目前,今年新兴市场外汇储备的下跌只占到了新兴市场外汇总储备的2%。但是,新兴市场央行从美元外汇持续的购买者变为储备资产的抛售着,这所蕴含的意义更重大。重要的是,官方的储备量很有可能低估了石油出口国家“石油美元”积累反面的全面规模。

重要的是,石油出口国家央行的官方储备有可能低估了石油出口国家“石油美元”积累反面的全面规模。这是因为这些石油出口国家石油收益的大部分被纳进了主权财富基金,而主权财富基金是不记录入外汇储备的。

·目前,石油出口国家持有约1.7万亿美元的官方储备,但主权财富基金的持有却高达4.3万亿美元。

·在2009-2014年间,石油出口国家积累了0.5万亿美元的官方外汇储备,但却积累了多达1.8万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资产。

现在这个趋势变了,不仅仅是官方外汇储备会出现下降,甚至于主权财富基金资产的积累都会放缓至零,甚至出现反向。随着资产的流动性越来越小,主权财富基金的抛售过程可能会变得越来越慢,但石油出口国家还是会利用出售主权财富基金的机会来返回一些投资,比如返回投资用来促进国内发展而不是国外基础设施项目。

注石油出口国家的官方外汇储备变化

换句话来说,如果只是关注石油出口国家的官方外汇储备总量,那么对石油美元的削减量就会出现2.5万亿美元的低估量。当然,石油出口国家不可能把他们的主权财富基金全都消耗完。话虽如此,新兴市场外汇储备积累在第二季度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负向,这反映了趋势变化得如此之快,外汇储备积累的逆向会来得如此之迅疾。如果你无法从主权财富基金的角度来看这一问题,那么在最坏的情况下石油美元的削减量就会被低估约2.5万亿美元。如果2008年让我们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没有认识到最坏的情况会让人们在情况恶化时对相关后果无法做出准备。

是的,这就是大的图景。换言之,上述文章讨论了积累石油美元投资所面临的压力,指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外汇资产库在必要时会被出售以为巨大的预算赤字提供资金支持。并且,如果你只盯着官方储备看的话,这种可用于出售的外汇资产库是会被低估的。下面让我们简短的看看50美元每桶的石油价格对石油美元流动来说意味着什么,苏格兰皇家银行的阿尔伯特-伽罗有这方面的数据:

如果石油价格在今年内持续其今年迄今为止的平均价格,那么和2011年到2014年之间产生的石油美元比起来,这意味着2015年产生的石油美元下降了60%。假设每年产生的石油美元总额的30%用于投资金融市场,这意味着2015年准备好投资的石油美元金额为2880亿美元,而2011到2014年之间的年平均投资额为7260亿美元。石油出口国家的低购买力可能反过来会降低对美元计价固定收入资产的需求,包括美元计价的高收益债券和可考虑持有债券。美国的可考虑持有债券和高收益债券公司今年到目前为止各自发行了9180亿美元和2200亿美元的债券量,和往年比起来,这两个债券量的总和创下了新的记录。

所有这一切看起来可能会显得复杂,但事实上它们是很简单的:流入的石油美元在减少,而流出的石油美元并没有相应的减少,这意味着流入和流出石油美元之间的差距肯定出现在某些地方,某些地方出现了美元储备资产的抛售。并且如果你只是看看这些地方的官方外汇储备的话,美元资产的抛售就会被低估。把这个情况和现状进行对照,过去很多年来石油美元的流入都超过了流出,流入和流出之间的产生的盈余被再投资到了美元资产上。

进一步简化来说:石油美元系统的良性循环不仅仅被打破了,而且这个循环开始出现逆向,并且这个循环逆向的规模还必须考虑进主权财富基金资产。

从这里开始我们将走向何方,这是一个开放的问题。但从上述的分析中我们可以清楚知道的是,在中国削减外汇储备保卫人民币和石油美元流动急剧的下滑之间,石油美元这个自我维持的曾经支撑起了美元,提高了美元资产价格的循环现在毫无疑问是被破坏了,而我们才刚开始知道这个系统破坏带来的后果。


标签: 美元 缺口 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