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持续走弱(美联储降息预期飙升)

     股票     发布时间:2019-11-13 14:43
原文标题:美国经济持续走弱(美联储降息预期飙升)

引发美元持续下挫,主要是在美国与全球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争端不断加剧的背景下,近期美国经济数据频频不及预期,进一步验证美国经济周期下行;在此背景下,美联储官员陆续发表了偏鸽派言论,市场对于美联储数月内可能降息的预期愈发强烈。

一、美国经济数据持续走弱,美联储降息预期飙升

美国最近一周公布的经济数据中,仅有少数指标符合或好于预期。4月PCE、核心PCE等数据多接近预期和前值,5月芝加哥PMI好于预期和前值,5月ISM非制造业指数超预期和前值,此外5月Markit服务业、综合PMI终值等于初值。

更多的指标走弱。5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预期、现况、信心指数,4月营建支出环比,4月批发销售环比,4月工厂订单、耐用品订单、扣除运输类耐用品订单环比,5月ISM制造业PMI,5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5月劳动参与率、平均每周工时、平均每小时工资同比及环比,5月失业率,5月制造业就业人口变动等数据均不及预期(初值)和前值;5月ADP就业人数远不及预期且创下2010年3月以来最低水平,私营部门就业、非农就业人口远不及预期和前值。

美联储官员近一周关于货币政策的措辞明显不同于5月份之前。

5月1日-2日美联储议息会议后主席Pauwell曾颇为鹰 派的说,现阶段通胀疲软是“暂时性”因素所致。“暂时性(transitory)”一词曾引发市场热议,对于当时市场的降息预期形成压制。

而到了一个月后的6月4日,Pauwell表示,美联储将“适当”回应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其他近期事态发展所带来的风险,将采取”适当措施“维持经济扩张;不过他同时也提示了长期利率偏低的危害。美联储副主席Clarida称如经济或潜在通胀低于预期,将采取”适当政策“。芝加哥联储主席Evans称更大的不确定性或将导致美联储降息。美联储最大的鸽派Blade明确表示,鉴于全球贸易紧张局势以及美国通胀疲弱对经济增长构成的风险不断上升,美国“可能很快就需要”降息。

近来,美联储降息预期飙升。美国联邦利率期货市场隐含的年内降息概率也已超过90%、降息2次及以上的概率超过70%。

二、美联储货币政策由加息向降息切换时金融市场的历史表现

美联储货币政策中间目标自2000年左右开始逐渐完成了从货币供应量到联邦基金利率的转变;从此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的短期波幅明显收窄;也正是从那时起,“加息-降息”的周期显得比以往更为简单明晰。

2000年12月29日,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从前一日的6.53%跳降至5.41%,开启了降息周期,最低降至1%左右,直至2004年6月底才开始新一轮加息。

2007年8月10日,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从前一日的5.41%跳降至4.68%,开启了新一轮降息周期,最低降至0%附近,直至2015年12月17日才开始新一轮加息,经过本轮加息周期,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的水平大约为2.4%左右。

以下,我们来观察自2000年以来的2轮半“加息-降息”周期中,美股和美元指数的表现有什么特征。

1、降息周期中美股的历史表现

前两轮降息周期中,美股的表现非常清晰,就是见顶下跌,进入熊市。

2000年12月29日开始的降息周期中,标普500指数从1300点左右跌至2002年10月最低点776点,跌幅约40%,如果从2000年9月份最高点1520点起算,跌幅近50%。

2007年8月10日开始的降息周期中,标普500指数从1450点左右跌至2009年3月的最低点676点,跌幅约53%;如果从2007年10月份最高点1565起算,最大跌幅为57%左右。

在两轮降息周期中,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在降息的最初一小段时间里(数日或2个月),市场一度因降息而得到提振,尤其是2007年8月份的降息,至10月份的时候标普500还创出了新高,此后才确立大顶走熊。

总体来看,美联储降息周期的初期,正值美国经济明显走弱甚至陷入衰退的时期,虽然降息有利于股票估值,但企业盈利增速的大幅下滑及危机中的避险情绪导致美股往往在降息周期中大跌。

2、降息周期中美元的历史表现

美元指数在两次美联储降息周期中的表现不一致。

2000年底开始的降息周期中,美元指数先小涨后大跌;从2000年底的110涨了6个月,至2001年7月初达到最高点120,此后震荡下跌至2004年底的80左右。从110起算,跌幅约为27%。从2001年7月最高120来算起,最大跌幅约为33%。

2007年8月开始的降息周期中,美元指数先跌后涨,此后宽幅震荡;从2007年8月的80左右跌至2008年4月的71.3,然后涨至2008年11月的88左右。

总体来说,美元指数反映的是美元相对于各主要货币的强弱。美联储降息周期中,美国经济固然走弱,但一般来说各主要国家的经济也会受美国经济拖累而走弱,因此美元指数未必持续走弱,而是涨跌互现,宽幅震荡。当然,降息周期中美元指数不会持续上涨是较为确定的。

三、总结

在2000年至今的两轮美联储降息周期中,美元指数和美股都难以持续走强;美股在降息周期中大概率下跌,而美元指数的走势则要视其它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形势和货币政策与美国的对比而定。当然,降息的起始点与美元和美股的转折点并未完全重合,相差几周甚至几个月都是有可能的;在转折之前不排除还会短暂延续此前的强势。

最近一周,在降息预期提振之下,美股强势上涨,不排除美股还有创出历史新高的可能。不过,从1年以上的时间维度来看,如果美联储真的决定降息,那么也就宣布美股的顶部就在附近了。继续押注美联储降息、美股上涨,短期也许能够恰好赶上美股加速赶顶的过程,享受短暂的盈利;不过从长期来看,我认为风险已经非常大(见3月27日文章《美债收益率倒挂,金融市场拉响警报》)。

至于美元指数,需要更多考虑欧洲和其它主要经济体的情况。如果欧元区经济触底得到市场的确认,即使美联储不降息也难以使美元进一步走强。反之,如果欧元区经济陷入衰退,美元仍将保持强势。目前我仍倾向于认为欧元区经济在Q2会触底,在Q3回头再看时可能会得到市场的进一步确认。

此外,虽然近期市场对于美联储降息预期很强烈,但不可忽视美国核心通胀卷土重来的可能性;如果核心通胀再起,美联储的降息也会受到掣肘。经济周期直接从复苏转入衰退,而跳过“滞涨”环节,虽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最好保持对于“滞涨”的警惕(见5月28日文章《美国经济短周期下行进一步明朗,是否陷入“滞涨”仍有待证实》)。